首頁 > 政務公開 > 政策解讀 > 文件解讀 > 媒體解讀

中國社科院數量經濟與技術經濟研究所數字經濟研究室主任蔡躍洲:工業互聯網將強化廣東製造業優勢

時間 : 2021-04-29 09:47:51 來源 : 南方日報網絡版
【打印】 【字體:

  數字時代呼嘯而來。搶抓數字化發展先機,是我國“十四五”時期的重大布局,廣東如何乘勢而上?

  “廣東有條件引領數字化發展。”中國社科院數量經濟與技術經濟研究所數字經濟研究室主任蔡躍洲接受南方日報記者專訪時表示,廣東有良好的數字產業基礎,且擁有一批優勢製造業集群,產業配套完善,有集聚和協同效應,在工業互聯網時代這些優勢將會被進一步放大。

  廣東機遇

  抓住超大規模國內市場優勢

  南方日報:全國“十四五”規劃和廣東“十四五”規劃都將“數字化發展”單列成章,您怎麼看?

  蔡躍洲:這凸顯了數字化發展的重要性。其重要性可從三個方麵理解:第一,世界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是以新一代信息技術為主導的新技術體係來驅動的,代表了整個世界科技發展的大趨勢。第二,“十四五”時期開啟全麵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征程,必須實現高質量發展。而數字技術能夠為高質量發展提供有力支撐。第三,在國際力量對比發生深刻變化和疫情全球蔓延相互疊加影響的背景下,我們要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發展數字經濟能幫助暢通經濟大循環中的生產、分配、流通、消費各個環節,成為轉型賦能,打通堵點的重要手段。

  南方日報:數字化對經濟社會發展帶來深刻影響,“十四五”期間,廣東應如何搶抓數字化發展機遇?

  蔡躍洲:數字經濟是人類繼農業經濟、工業經濟之後的第三種經濟社會形態。數字經濟的發展已經曆信息互聯網、消費互聯網兩個階段,正在向工業互聯網階段全麵邁進,目前處於工業互聯網發展的前期。隨著數字化發展深入推進,經濟社會運行的模式將會發生進一步的改變。

  當前,國際競爭格局正在發生重大變化。美國、歐盟、日本等都圍繞數字經濟出台了相應的發展戰略計劃。中國發展數字經濟的最大優勢在於有著超大規模的國內市場。從世紀之交的信息互聯網開始,中國的數字經濟快速發展,整體實力僅次於美國,在不少應用領域已經實現了趕超。

  “十四五”期間發展數字經濟,廣東當仁不讓要繼續扮演排頭兵、引領者的角色。深圳市是數字經濟創新發展試驗區,產業創新能力突出。粵港澳大灣區有雄厚的製造業基礎、完善的產業配套,產業集聚已經實現了溢出效應、協同效應,借助工業互聯網有望將產業鏈上下遊更為緊密地聯在一起,產業集聚的優勢將會進一步被放大。廣東人口眾多,人均GDP高,經濟體量大,在自身區域範圍內就能夠形成巨大的消費需求,進而衍生出很多數字技術應用場景。

  數字轉型

  工業互聯網推進阻力大於消費互聯網

  南方日報:廣東在推動數字產業化與產業數字化上有哪些優勢和挑戰,應如何推進二者協同、融合發展?

  蔡躍洲:廣東有很好的數字產業基礎,培育出華為、中興、大疆等龍頭企業。總體來說,廣東電子信息產業有著規模體量上的優勢;在技術層麵跟世界領先水平相比,已處於跟跑、並跑、領跑“三跑並存”狀態,不少領域已經開始領跑。

  “十四五”時期加快數字化發展必須要大力發展工業互聯網,但工業互聯網跟消費互聯網、信息互聯網有很大的不同。首先,要轉變信息互聯網和消費互聯網發展過程中形成的慣性思維。工業互聯網建設需要分行業推進,每一個具體行業、具體企業,其專屬技術特征都是不一樣的,進行數字化轉型和改造有難度、有門檻。消費互聯網,隻需要做好供需雙方的信息對接,解決支付、物流問題,應用場景總體比較簡單;在工業生產製造領域,很多場景中都存在大量由工人長期經驗積累形成的默會知識。怎樣利用數字化技術將這些默會知識沉澱下來轉化為編碼知識,具有很大的挑戰。困難主要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麵:

  第一,技術層麵存在障礙。從微觀層麵來看,轉型需要信息技術和操作技術的融合,難度很大,需要有複合型人才,既要懂編程,又要懂操作。從宏觀層麵來看,我們在關鍵核心技術領域還受到很多製約,比如通用型的工業軟件、工業操作係統,同高端芯片一樣都存在“卡脖子”問題。

  第二,數據安全問題比較突出。理想狀況是采集的數據都放在雲端,便於實現數據的交互、共享。但是,企業數據存在的安全問題比個人數據安全問題更突出。因為這些數據包含了企業的技術秘密、商業秘密。如果是一些關鍵企業,其數據還涉及到國家安全。這就導致很大比例的企業對於將自身數據上雲連接共享的意願不足。另外,從國家安全的角度考慮,工業運行數據的大比例上雲也要謹慎。

  第三,資金問題製約企業轉型。我們在廣東、福建等地開展實地調研發現,對很多中小企業來講,由於盈利能力較弱,很多難以承擔數字化轉型所需的巨大投入。有些投入後還不一定能直接帶來效益提升。

  從實證的角度,我們發現ICT(信息通信技術)對生產有正向促進作用,但大概有5年的滯後期,因為改造完後,工人要適應和學習,還有很多互補性的要素資產需要通過一段時間才能與之匹配磨合。

  另外,發展工業互聯網還要注意產業生態的健康發展問題。當主導企業具備對整個產業生態係統的控製能力以後,如何保證它能夠不濫用自身優勢地位侵害產業生態其他主體利益,維護整個生態係統的健康發展,這對行業監管部門也帶來了新的挑戰。

  政府作為

  以市場化方式激發企業主動性

  南方日報:廣東“十四五”規劃提出,實施產業集群數字化轉型,支持工業企業“上雲上平台”,高標準建設國家工業互聯網示範區。數字化在提升產業鏈質量中可以發揮怎樣的作用,政府和市場應如何協作?

  蔡躍洲:從理論上講,數字化對於提升產業鏈質量肯定能發揮重要的支撐作用。通過數字技術的滲透,產業鏈供應鏈各個環節能夠更好地進行銜接,從而促進產業循環的暢通,提高產業鏈供應鏈運行效率。構建新發展格局,就是要讓產業鏈供應鏈涉及的生產、交換、流通各環節暢通起來。

  政府和市場應如何協作?我認為,要充分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政府部門的推動要以引導助力為主,實行普惠政策,通過市場化的方式用有限的資金撬動更多的資源項目,著力激發企業的主動性。

  廣東在推進工業互聯網進程中要因地製宜,根據行業特點分類施策,要注重調動企業的積極性。廣東在培育戰略性新興產業方麵取得了很顯著的成效,下一步要發揮現有的集群優勢,配合國家實驗室、省級實驗室、大科學裝置的建設,向最前端的核心環節進軍,反哺基礎研究。要做排頭兵、引領者,就不能滿足於現狀,廣東應該向科技前沿的“無人區”突進。

網站信息
關於本網             網站聲明
聯係我們

020-83135078

僅受理網站建設維護相關事宜

service@gd.gov.cn
新媒體矩陣
網站官方微信
粵省事小程序
粵商通APP